2019.2.16

第三天安排了snowshoeing的活动,下午才开始。上午的时间准备去山顶看看。

从滑雪村出发,有多条索道通往不同的雪道。与一般滑雪场不同的是,大提顿山脉冬天适合滑雪,夏天又有很多健行的小路。这些索道夏天的时候同样可以把游人送到各处,从山上出发开始健行。我们要坐的索道是Bridger Candola是封闭的缆车,索道的尽头不但是雪道起点,还有一家不错的餐馆,Piste Mountain Bistro。

Overlook the teton village from a cabin of the Bridge Gondola
上山的Candola索道
Overlook the valley at the top of the Bridge Bondola
从雪道出发处俯瞰大提顿山谷

索道尽头、餐馆的外面有一篇空地,天气好的时候可遥望远山,无论冬夏都是视野开阔、大气磅礴的观景点。可惜天公不作美,这几天都是风雪天气,云层几乎压到我们头顶,不时还下起雨雪。山脚下的山谷已经是看不太清,更不用说对面山峦了。气温自然也是极冷,在外面站一会儿就感觉寒气入骨。

Top of the Bridge Bondola

滑雪的人依然不少。雪道出发点海拔2700米,山脚下不到2000米,七八百米的落差几分钟就下去了。我们在餐馆吃了午餐,坐缆车而下。

Top of the Bridge Bondola
Top of the Bridge Bondola

下午老婆自己去Jackson逛,我去参加snowshoeing的活动。一般户外活动的导游多是男性,这次是一个女生,同行的还有一对年轻的美国夫妇。我们开车向北,进入大提顿国家公园的范围。到了停车地点,导游发了雪鞋和拐杖。为了防止体力不支,还让我们各自拿了一些补充热量的能量bar。

雪鞋和滑雪撬不同的地方除了宽一些和短很多以外,一个重要的区别是只有脚尖固定在鞋上,脚跟和鞋不固定,这样脚抬起来的时候,鞋子不会完全离开地面,便于行走。

我们一开始就向着一片空地走过去。茫茫原野和树林,很难找到什么参照物。走的远了,还真不容易定位。导游当然对周围的地形很熟悉,还是偶尔需要看看GPS的位置。我们先是穿过一片旷野,然后多是在树林里行走。导游征求了大家意见,觉得体力没有问题,又走了一些平缓的山坡。

Snowshoe Excursion
Snowshoe Excursion

和前一天看野生动物的时候差不多,今天更是一只活物也没有见到。但是看起来了然无趣的雪原,在导游眼里却到处都是生命的痕迹。一路上导游给我们不停地指识,有的时候是鸟类和鹿的脚印,更多的是熊留在树上的爪印,或者是在树上蹭痒标示体味的印记。在野地里行走,识别追寻动物的行踪是一项野外生存必不可少的技能。

img_20180216_143738
导游在检查熊在树干上留下的痕迹
不过这一行的最大发现却要归功于同行的美国夫妇。人的眼睛不经过训练,树林里面即使离得很近的东西也不容易看见,不过他们却在离我们十米左右的树下看到一只Elk的尸体。内脏和肌肉已经被吃的干干净净,在这严酷的冬季,任何一点能量都不会被大自然所浪费。一头成年的Elk只剩下了一副骨架和鹿角。这个发现让导游都很兴奋,赶紧拍了照片转发给她的同事。
Snowshoe Excursion

除了动物的行踪,雪地里还偶尔能看到当年定居者留下的遗迹。我们走了大约三个小时才返回出发点,我还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感觉,当然能看到些动物就更好了。

Snowshoe Excursion
Snowshoe Excursion

晚上和老婆汇合,准备去Thai Teton Village吃晚餐。餐馆不在滑雪村里面,走出去大概也就是两三百米的距离。到了晚上风大了起来,大风卷着雪花敲打在人的身上;向前看去,雪花在路灯下漫天飞舞,让人几乎鼓不起勇气走入风雪之中。到了餐馆,里面人很多,我们只好在四处漏风的前台等候,围着火炉,喝着啤酒,举杯向终于轮到的食客庆祝。幸运的是,这家的泰餐很有水准。不过吃过饭还要走回旅馆去,什么叫“风雪夜归人”,这次真正让我们体会到了!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