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kerCon的会议结束,我们还会在哥本哈根在盘桓两天。罗斯基勒(Roskilde)的维京海盗船博物馆肯定要去看,这要一天;剩下一天的去处在腓特烈堡(Frederiksborg Slot )和马尔默(Malmö)之间纠结。如果去马尔默的话会穿过厄勒海峡,再添加一个去过的国家,我们最终还是决定去马尔默。

马尔默是瑞典的第三大城市,不过它与丹麦的关系看起来更加密切。维京时代的后期,丹麦、挪威和瑞典所在的斯堪的纳维亚地区都是由丹麦王国管辖。随着对波罗的海航道争夺的加剧,瑞典和丹麦的矛盾尖锐起来,最终瑞典于1523年获得独立,但这时候马尔默所在的区域仍然为丹麦控制。这以后整个北欧经历了两次北方战争和三十年战争,瑞典的实力进一步增强。在17世纪中的第二次北方战争中,丹麦再次被瑞典打败,马尔默从此成为瑞典的领土。

马尔默与哥本哈根隔着厄勒海峡Øresund)相望。连接两岸的厄勒海峡大桥于2000年通车,这座大桥把瑞典南部和丹麦以至于欧洲大陆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使得厄勒海峡周边的区域成为北欧经济最活跃的地区。我们在哥本哈根机场乘火车,大约40分钟就到了马尔默。在火车进入瑞典的时候还有乘务员查了护照,从马尔默回来根本就没有检查,可见两地通行是多么简单。

马尔默的内城包围在一道叫做Rörsjökanalen的水渠内,水渠不到20米宽。17世纪末马尔默归与瑞典后,瑞典人对城堡进行了加固,这就是马尔默的护城河。穿过护城河,我们要去对第一站是圣彼得教堂。

Rörsjökanalen, Malmö
Rörsjökanalen, Malmö

圣彼得教堂(St. Peter’s Church)始建于1319年,是一座哥特式的教堂。教堂的外观和内饰与其它教堂相比没有太多特殊之处,但是在教堂一角的小礼拜堂却保存了中世纪宗教里一个已经不太为人所知的文化现象,死亡之舞(the dance of death)。

St. Peter's Church, Malmö
圣彼得教堂的大门
img_20171020_111122
圣彼得教堂
The altar in the St. Peter's Church, Malmö
圣彼得教堂的圣坛

14世纪中世纪末期的欧洲正经历着英法百年战争的灾难,又逢黑死病肆虐,这是一个被死亡所诅咒的时代。死亡之舞描绘的是骷髅与人类共舞的画面,共舞的对象上至主教、皇宫贵族,下至黎民百姓,所有人都难逃死亡的结局。但是欧洲人对死亡的态度却与中国人大不相同,死亡之舞表现的不仅仅是恐惧和敬畏,反而更多的是诙谐和调侃。死亡之舞的文化现象直到文艺复兴时期才渐渐褪去,死亡被生命和启蒙所取代,欧洲的历史也从此走向辉煌。这里面的传承和转折实在是件让人浮想联翩的事情。

Paintings in the Tradesmen's Chapel (Krämarekapellet) at St. Peter's Church, Malmö
圣彼得教堂的小礼拜堂(the Tradesmen’s Chapel – Krämarekapellet)中色彩斑斓、线条繁复的壁画
The dance of death on grave slabs in the Tradesmen's Chapel (Krämarekapellet) at St. Peter's Church, Malmö
圣彼得教堂的小礼拜堂大理石板上死亡之舞的浮雕

说起小礼拜堂的经历也很曲折。大约在1850年,瑞典人对圣彼得教堂进行大规模的“修缮”,结果使教堂里的壁画被严重破坏,损失殆尽。当时这座小礼拜堂被用作存放灭火器材,反而让其中的壁画和大理石地板得以保存。圣彼得教堂位于从西班牙出发,经瑞典到挪威的朝圣之路的途中。颇有深意的是教堂的铭牌上刻着的朝圣者所应遵循的信条,simplicity, slowness, silence, sharing, freedom, spirituality and light-heartedness.

从圣彼得教堂出来,我们在Lilla Kafferosteriet咖啡点小坐。再向前走,向右转个弯,就到了马尔默最大的广场广场,Stortorget。连接Stortorget的街道中间,有一组高矮胖瘦不一、吹奏乐器前进的雕像。这组被称作“乐观者乐队(The Optimists Orchestra)”的雕塑为Yngve Lundell所做,1985年起被摆放在这里。我以前见过这组雕塑的照片,却不知道在哪里,这次也算是不期而遇。

A cafe, Malmö
Lilla Kafferosteriet咖啡店
The Optimists Orchestra at Sodergatan street, Malmö
Stortorget广场边的雕塑

Stortorget是马尔默的中心广场,广场周围是马尔默的市政厅,卡尔十世骑马的雕像矗立在广场中央。卡尔十世·古斯塔夫是开创瑞典帝国时代的国王。他连年对外作战,就是他带军占领丹麦,和丹麦签订了《罗斯基勒条约》,把马尔默归为瑞典所有。

Stortorget, Malmö
Stortorget广场
Fountain of Stortorget, Malmö
Stortorget广场的喷泉
Statue of King Karl X Gustav, Stortorget, Malmö
Stortorget广场上卡尔十世的雕像

小广场(Lilla torg)和Stortorget相连,西面的木房农舍可以追溯到1590年,不过整个广场已经相当的商业化。再向南穿过马尔默的内城,靠近护城河,是Gustav Adolfs广场。这个广场是1804年,马尔默拆除了周围的防御公事后才修建的。这个广场实际上有一半是绿地,其余的部分摆放着几座喷泉和雕塑。

Lilla torg (Little Square), Malmö
小广场上的引水泉
Sculpture on Gustav Adolfs torg, Malmö
Gustav Adolfs广场的雕塑

我们找了一家叫Bullen的餐馆吃午餐,这家餐馆从装潢到食物都是当地传统的风格。菜单上主要是牛排、肉丸、土豆泥、土豆条和酸黄瓜。餐馆在护城河的另一侧,护城河边和桥上有一些有意思的雕塑。

Cat sculpture by Davidshallsbron, Malmö
马尔默护城河Davidshallsbron桥边的雕塑
Shoe sculpture on Davidshallsbron, Malmö
”Way to go“,每一双鞋代表一位艺术家,马尔默护城河Davidshallsbron桥
Davidshallsbron, Malmö
马尔默南侧的护城河

吃过午饭,我们回到Gustav Adolfs广场。从广场向西是一片墓地,不过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公园。

Old cemetery (Gamla kyrkogården), Malmö
近200年历史的墓地

再向前走是马尔默真正的城市公园(Kungsparken),这个公园面积相当大,也是在马尔默周围的防御公事拆除后修建的。公园沿护城河而建,北依旧城堡,中间还有个池塘,有几座小桥把绿地连接在一起。天空变得更加阴沉,有时还飘上一阵雨点,确实有些清冷;但满眼的翠绿欲滴,人在初冬温润如丝的空气中穿行,心如明镜、不惹尘埃,在这里是不是更容易做到呢?

Overlook the City Library from Kungsparken, Malmö
位于城市公园(Kungsparken)边的图书馆
Kungsparken, Malmö
马尔默的城市公园(Kungsparken)

古要塞大概是马尔默最古老也最有代表性的建筑,这也是我们的最后一站。要塞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在两个犄角处巨型的红色城堡。这个古要塞修建于1434年,又于1530年重建,那时它还位于海峡边的沙滩上,是丹麦最重要的要塞之一。它的军事意义到19世纪初开始变得无关紧要,后来被先后作为监狱和难民收容所,到20世纪中成为博物馆。

Malmöhus Slott, Malmö
马尔默的古要塞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