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7今天是周五,是我们在巴黎的最后一天。OpenStack的日程已经结束,早上准备去参观奥赛美术馆。穿过杜乐丽花园的时候,又有些秋风瑟瑟的感觉。

Jardin des Tuileries in a cloudy day, Paris
秋日清晨的杜乐丽花园

早晨起来下了些雨,奥赛美术馆前的小广场地上湿漉漉的。小广场上摆放着几座雕像,迎面就是一座犀牛的青铜雕像,这是Alfred Jacquemart为1878年巴黎国际博览会制作的。以犀牛为主题的雕塑本来就少,这让人不由地想到《Midnight in Paris》里面,Adrien Brody饰演的达利所说的台词,“I see a rhinoceros“。

Entrance of Musée d'Orsay and the Rhinocéros by Alfred Jacquemart, Paris
奥赛美术馆前的犀牛雕像,Alfred Jacquemart

广场的远端是排成一排的六座铜像,分别代表六个大洲,从左到右分别为,欧洲、亚洲、非洲、北美洲、南美洲和大洋洲。这六做雕像也是为1878年巴黎国际博览会所做,放置在当时的特罗卡代罗宫(Palais du Trocadéro),也就是现在的夏乐宫,所在的地方。在后来百多年的历史中, 这六座雕像曾经被遗弃在垃圾场,直到1986年奥赛美术馆开放,这代表六大洲的雕像才被重新修缮,摆放在现在的位置上。

The statues of the six continents at the esplanade of the Musée d'Orsay, Paris
奥赛美术馆前代表六大洲的铜像

奥赛美术馆的前身是巴黎为迎接1900年世界博览会而建的火车站。随着技术发展,火车站的规模已经不能满足要求,到40年代就停止使用了。本来打算拆掉建酒店,但是人们开始意识到工业时代的建筑同样是文化遗产的一部分,火车站的本体建筑得以保留。直到1974年,巴黎打算修建一座介于卢浮宫和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之间的美术馆,对火车站的改造才放入计划当中。奥赛美术馆于1986年开门迎客,以收藏印象派时期的作品为主,间或其他展览。

奥赛美术馆的大厅开阔恢宏,收藏的名作无数,但是不允许照相。印象派的作品的题材大多表述市井的生活与风景,相比起古典作品的凝重和现代派艺术的晦涩,轻松写意,令人赏心悦目。早期印象派的展品位于美术馆的顶层五楼,靠近塞纳河的一侧。这里原来是火车站的钟楼,从窗户向外瞭望,可以看到远处的蒙马特高地和圣心教堂。当时天空乌云浓密,蒙马特高地时明时暗,实际应验着印象派对光影的洞察。

Overlook Jardin des Tuileries and Sacré-Cœur in the far background from Musée d'Orsay, Paris
奥赛美术馆外的杜乐丽花园和远处的圣心教堂
The clock of the Musée d'Orsay, Paris
奥赛美术馆的大钟

走出奥赛时已是中午,虽说是秋风阵阵,但是天空已经开始放晴。连接奥赛美术馆和杜乐丽花园的桥叫做Passerelle Léopold-Sédar-Senghor,(Léopold Sédar Senghor曾担任塞内加尔总统20年,同时又是一位诗人,于2001年在法国去世。)这座桥不大,只供行人行走,但它的独特之处不仅是单拱横跨塞纳河,而且在桥中心分成上下两层,可连接主路又可以到达河岸。一位女子衣领高竖、坐在桥面上读书,既体会着秋风的凉意,又享受着下午阳光的温暖。

People sitting on the stairs by the River Seine outside of Musée d'Orsay, Paris
奥赛美术馆外坐在塞纳河边休息的人群
Passerelle Léopold-Sédar-Senghor in the early afternoon, Paris
午后的Passerelle Léopold-Sédar-Senghor桥

这几天在卢浮宫左右转来转去,没有注意到皇家宫殿(Palais Royal)就在卢浮宫旁边,皇宫里面条纹装饰的廊柱令人印象深刻,我们决定走过去看看。

Eglise Saint Roch at Rue Saint-Honoré, Paris
圣奥诺雷街(Rue Saint-Honoré)上的圣罗克教堂(Eglise Saint Roch)

卢浮宫北侧的拱门外是人声鼎沸、商家云集的地方。圣奥诺雷街(Rue Saint-Honoré)、歌剧院大街和黎塞留街(Rue de Richelieu)在这里交汇形成一个小广场,科莱特广场(Place Colette)。前几天已经来过几次,却没有注意到广场上有一个很有名的地铁站。地铁站的入口用红蓝白色的玻璃球装饰着,如果不介绍的话,还以为是为烘托节日气氛摆放上去的,但实际上这是2000年法国当代艺术家Jean-Michel Othoniel为纪念巴黎地铁100周年而做的现代艺术品,名为《夜游者之亭》(Le Kiosque des Noctambules)。

Metro station in Place Colette near Palais Royal, by Jean-Michel Othoniel, Paris
科莱特广场的地铁站,《夜游者之亭》(Le Kiosque des Noctambules),Jean-Michel Othoniel

大街上嘈杂热闹,皇宫内院却是闹中取静的地方。皇家宫殿开始是17世纪初红衣主教黎塞留为自己修建的私邸。他死后收归皇家所有,住的都是皇亲国戚,是名副其实的皇家官邸。现在这里是法国数个行政机构的所在地。皇宫内庭里的廊柱是1986年法国艺术家Daniel Buren设计建制的,共260根,高低不一,是Buren最喜爱的黑白对比鲜明的条纹图案,所以被称为Colonnes de Buren。和很多巴黎的公共现代艺术品一样,修建时争议很大,连巴黎市长和法国文化部长都想让它停工。30年过去,这些廊柱已经成为皇宫的一部分,时间是平息争论的良方。皇宫内院的另一侧是一个花园,设计十分简单。这里人不多,有的在树下读书,还有几位老年人在玩儿着掷球的游戏。

Cour d'Honneur in Palais Royal, Paris
皇家宫殿内庭的Buren廊柱
Jardin du Palais Royal, Paris
皇家宫殿的花园

我们在皇家宫殿里面转一转出来不过半个小时,还有足够的时间去位于孚日广场的雨果故居参观。乘地铁在巴士底广场Place de la Bastille)下车,一出来就看到位于广场中央的七月柱(Colonne de Juillet)。这里是巴士底狱的原址。虽然攻陷巴士底狱(1789年7月14日,也是七月)是法国大革命的起点和象征,这个七月柱实际上是为纪念1830年的七月革命而立的。七月革命形成了法国的君主立宪体制。Eugène Delacroix所做的名画《自由领导人民》就是描述的这场革命的场景。

Colonne de Juillet (July Column) at the Place de la Bastille, Paris
位于巴士底广场的七月柱(Colonne de Juillet)

玛莱区(Le Marais)位于第三区和第四区,是巴黎最古老的街区之一,历史可以追述到13世纪,许多贵族住在这里,留下很多古老的建筑。法国大革命后逐渐平民化。最近几十年商业复兴,成为新潮人士喜欢聚集的地方。走在街上,人潮如织,街道很窄,路边小店一个接一个,和左岸拉丁区可有一拼。

转了两条街就到了孚日广场Place des Vosges)。广场呈四方形,中间是花园喷泉,四面是红墙高窗,以白色方砖为装饰,有如油画一般,气度非凡。很多巴黎地名翻译一定出于名家之手,充满了文艺气息,孚日广场便是一例。”孚“在汉语中是信用、为人所信之意,比如“深孚众望”。孚日广场是巴黎最古老的皇家广场,多位名人曾在这里生活;“孚”又与”蜉“同音,望着夕阳下红砖青瓦的温暖与庄严,不由得让人感叹世事的变迁与无常。

Place des Vosges in Marais district, Paris
孚日广场
View Place des Vosges from Maison de Victor Hugo, Paris
夕阳下的孚日广场

雨果的故居位于广场的东南角,雨果30岁时搬进来,在二层的公寓里住了16年。很明显雨果非常喜欢中国的瓷器和家具,客厅里光碟子就挂了一面墙。从里到外房间的墙壁都是浓重的深色,不知道是不是雨果住在这里的时候就是这样,总是让人有压抑之感。

Maison de Victor Hugo, Paris
雨果故居
Maison de Victor Hugo, Paris
雨果故居

回到旅馆去前一天就订好的餐馆(Chez Monsieur)吃晚饭。这家是法式餐点,评价不错,为我们9天的巴黎之行画下完美的句号。

Foie Gras, Chez Monsieur, Paris
Foie Gras, Chez Monsieur
Roasted Cod, Chez Monsieur, Paris
Roasted Cod, Chez Monsieur
Coquillettes(Macaroni) with Truffe, Chez Monsieur, Paris
Coquillettes(Macaroni) with Truffe, Chez Monsieur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