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3早晨早早起来,天空乌云密布,看来一场雨是难免了。顾不上吃早饭,我先去外面转上一圈。街道上还很安静,转角处就是圣母蒙召升天教堂(Église Notre-Dame-de-l’Assomption)。教堂很小,门口放满鲜花和蜡烛,门开着,里面还没有人。小广场对面的时装店已是灯火通明,但显然还没有开门,灯也许是彻夜开着的。

Église Notre-Dame-de-l'Assomption, Paris
圣母蒙召升天教堂(Église Notre-Dame-de-l’Assomption)的门口
Shops near Place Maurice Barrès, Paris
教堂门口小广场(Place Maurice Barrès)对面的时装店

走过康朋街(Rue Cambon),就是杜乐丽花园协和广场。协和广场在法国大革命的时候叫做革命广场(Place de la Révolution),路易十六,拉瓦锡,丹东和罗伯斯庇尔都先后在这里被送上断头台。大革命后,这里被改名为协和广场,大概有和那段血腥历史划清界限的意思。广场中央是埃及总督赠送的方尖塔,后面还会提到。方尖塔的南北两侧各有一座喷泉。两座喷泉的形式相同,外围都是六尊手捧金鱼的雕像,金鱼喷出的水柱汇聚在喷泉中央两层的圆台上。圆台的下方各有四座坐像:北面的河神喷泉(La Fontaine des Fleuves)是象征河流与收获的神像;南面的海神喷泉(La Fontaine des Mers)是象征海洋和渔业的神像。喷泉的装饰精细,而阴沉的天气让镜头中雕刻的细节更加清晰。

La Fontaine des Fleuves at Place de la Concorde with Jardin des Tuileries in the background, Paris
协和广场上的河神喷泉和背景是杜乐丽花园的西门
La Fontaine des Mers, Place de la Concorde, Paris
协和广场上的海神喷泉中的坐像

从杜乐丽花园的一侧走回旅馆。杜乐丽花园中陈列着很多雕像,多为古典作品,但也有这样的现代雕塑。

Many Small Cubes by Sou Fujimoto in the Tuileries Garden, Paris
杜乐丽花园中日本雕塑家Sou Fujimoto的作品,Many Small Cubes

上午的时间是参观橘园美术馆(Musée de l’Orangerie)。橘园美术馆就在杜乐丽花园西南角,靠近塞纳河。大概因为不是周末,人不是很多,完全不用提前买票。

Musée de l'Orangerie, Paris
橘园美术馆

橘园美术馆面积不大,也比不上卢浮宫、奥赛博物馆的名气,但是藏品却是相当专精。其中最有名的肯定是莫奈的巨幅《睡莲》。《睡莲》共八幅,分展在两个展厅。这也是《Midnight in Paris》里,”the pedantic one”大肆炫耀的地方之一。展出《睡莲》的展厅不允许拍照,下面的图片来自Internet。

musc3a9e-de-le28099orangerie
橘园美术馆的《睡莲》(图片来自Internet)

橘园美术馆地下一层的展厅也有展出很多名作,其中不乏雷诺瓦、塞尚、毕加索、马蒂斯等大家的作品。

A painting by Paul Cézanne, Musée de l'Orangerie, Paris
塞尚的《Le Rocher Rouge》,橘园美术馆
A painting by Henri Matisse, Musée de l'Orangerie, Paris
马蒂斯的《Les Trois Sœurs》,橘园美术馆

走出橘园美术馆,更觉得秋风瑟瑟,寒意袭人。杜乐丽花园西门两侧各有一座飞马的雕像,但这只是复制品,原件保存在卢浮宫内。正对杜乐丽花园、位于协和广场中央的方尖塔是1831年埃及总督赠送给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的礼物。这位埃及总督真是出手不凡,这座方尖塔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千多年前的拉美西斯二世时期,原来就矗立于卢克索神庙门前,怪不得我们去卢克索神庙参观的时候,门口只剩下一座方尖塔。

The statue of Renommée riding Pegasus at the west entrance of the Tuileries Garden and the Luxor Obelisk at the Place de la Concorde, Paris
杜乐丽花园西门左侧的雕塑,《Renommée riding Pegasus》,和协和广场中央的方尖塔
Luxor Temple
卢克索神庙入口处独立的方尖塔
La Seine at la Marne by Nicolas Coustou at Tuileries Garden, Paris
塞纳河与马恩河(La Seine et la Marne),Nicolas Coustou,杜乐丽花园

中午在家门口的Ladurée吃了午餐,他家的大号马卡龙也很棒。

Macarons in Laduree at Rue Royale, Paris
皇家街(Rue Royale)上的Ladurée

在旅馆休息的时候,下了一阵雨。再出来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我们准备向北走,去歌剧院的方向。圣母蒙召升天教堂前的小广场雨后积了一层水,反射着建筑的倒影,在黑白照片里看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Place Maurice Barrès in the early morning rain, Paris
雨后的教堂前小广场

皇家街的北端是玛德莲教堂(Église de la Madeleine)。教堂供奉的Mary Magdalene是圣经故事和流行文化中颇有故事性的人物。教堂的外观就像一座古罗马的神殿,内部雕梁画柱,有很多镀金的装饰,相当华丽。教堂有三个圆形的穹顶,顶部开有天窗。和其它教堂不同的是,玛德莲教堂没有马赛克花窗,自然采光只有这三个圆孔,所以颇为昏暗。

Interior of the Église de la Madeleine, Paris
玛德莲教堂的内饰
The statue by Charles Marochetti on the altar of the Église de la Madeleine, Paris
玛德莲教堂的圣台上,Mary Magdalene被天使托举着升天的雕像,是Charles Marochetti的作品
Reliefs on the bronze doors  of the Église de la Madeleine deplicting the Ten Commandments, Paris
玛德莲教堂的青铜大门上是讲述摩西十诫的浮雕,这一幅是拿单谴责大卫(Nathan Confronts David)的故事
Overlook Place de la Concorde through Rue Royale from L'église de la Madeleine, Paris
从玛德莲教堂的台阶上向南望,穿过皇家街,远处是协和广场的方尖塔和塞纳河另一侧的波旁宫(Palais Bourbon),还可以看到荣军院的金顶
Boulevard des Capucines, Claude Monet, 1873-74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连接玛德莲教堂和歌剧院的嘉布遣大道(Boulevard des Capucines)是巴黎第二区和第九区的分界线。道路算不上宽阔,两侧是成排的法国梧桐和古式建筑里的现代商户。这里是巴黎的中心,嘉布遣大道也是巴黎核心的大道之一,莫奈有一副同名的印象派作品就是描绘这条大街的景象。

Boulevard des Capucines, Paris
嘉布遣大道

巴黎歌剧院(Palais Garnier)前有个小广场,是地铁路上交通汇聚的地方。因为周围是商业区,行人相当多。我只带了一个定焦的小相机,怎么也没法把歌剧院的正立面全部照下来。巴黎歌剧院是巴洛克式的建筑,自从建成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歌剧院之一。因为《歌剧魅影》的情节就是在这里展开,也让巴黎歌剧院的名气更大。我们到的时候因为晚上有演出,没有开放参观,但是歌剧院的奢华从门厅就可见一斑,色彩鲜艳的红色布帏,闪闪发光的镀金装饰,布满绘画雕刻的巨柱拱顶,一派辉煌景象。

The façade of the Palais Garnier opera house, Paris
巴黎歌剧院的正立面
Statues at the eastern wall of the Palais Garnier opera house, Paris
巴黎歌剧院东立面的雕塑

绕过歌剧院,离老佛爷越来越近。路边一间巴黎典型的古典建筑里居然是一家苹果商店,而且门口的招牌旗子是纯黑色底上白色的苹果标志,看起来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Street view near Galeries Lafayette, Paris
老佛爷百货商店旁的街道

老佛爷和春天百货的名气虽然大,其实和一般的大型百货店也没什么区别,但是里面拜占庭式的建筑风格和装潢确实绚丽夺目。到处可以听到看到说华语的顾客和导购服务。从外面有些阴冷的环境走进来,店里面人太多,又非常的闷热,让我们感觉很不舒服。我们只是在顶层的餐厅吃了一顿还可以入口的中餐。

Galeries Lafayette interior, Paris
老佛爷百货店(Galeries Lafayette)

出了老佛爷,雨终于下了起来,一路从旅馆里就带着的雨伞也终于派上了用场。穿过旺多姆广场(Place Vendôme)的时候,好几家酒店和中央的青铜柱都在修缮。巴黎的这些古典建筑在修缮时,都是用和建筑颜色图案相仿的布幔遮掩住,并不露出脚手架,不仔细看还不一定看得出来。昏黄的灯光反射在水中,把石板路映照得晶莹发亮;丝丝的细雨绵绵而落,而巴黎的风物也在秋雨中更加的细腻优雅。

Palais Garnier (Opéra) in the rain, Paris
雨中巴黎歌剧院的一角
Place Vendôme in the rain, Paris
雨中的旺多姆广场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