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今天上午的计划是登巴黎圣母院的钟楼。前一天在旅馆吃早饭的时候,墙上悬挂的照片吸引了我。那是西岱岛和圣路易岛在晨曦中的景象,清冷、安静,却令人神往,让我也忍不住想试一下。

早晨七点从旅馆出发,沿着塞纳河边一路上行,走过大主教桥,前方就是圣路易岛。圣路易岛上名胜不多,以住宅区为主。岛的西端面向左岸的一侧是一排临河的住宅楼,河畔是一列耸立的桦树,是一处常常出现在照片里的景致。这里河岸的人行道很宽,有几处可以驳船的码头。前一天是万圣节,大概也是有人庆祝的,河畔上很多酒瓶的碎片。我在这里照了几张照片,但是都不太满意。大概是取景角度太低,而且也没有那种清冷的感觉。

The southern side of Île Saint-Louis, Paris
圣路易岛南侧面向左岸的住宅区
Notre Dame on Île de la Cité and Île Saint-Louis, Paris
接近八点,太阳已经渐渐生起:从德拉托内尔桥(Pont de la Tournelle)西望晨光中巴黎圣母院
Notre-Dame and Pont de l'Archevêché that connects Île de la Cité with the Left Bank, Paris
八点十五分,整个西岱岛的东端就已经笼罩在温暖的阳光中:巴黎圣母院和连接左岸的大主教桥(Pont de l’Archevêché)

吃过早饭,我们于九点半赶到巴黎圣母院,排队等待登上钟楼。在我们前面大约有三十几个人。十点钟楼开门,一次大概放进十几个人;到十点二十左右,终于轮到我们。

Gallery of Notre Dame de Paris
巴黎圣母院钟楼背面的廊台

从北钟楼的入口沿螺旋形的楼梯上行,就到达两座钟楼底部的走廊。这里距离地面46米,巴黎的全景尽收眼底。天空万里无云,虽然不适合摄影,但是正合适远眺。从左到右可以看到的著名景点有,圣叙尔比斯教堂、荣军院、埃菲尔铁塔、拉德方斯新区、圣礼拜堂、歌剧院、圣厄斯塔什教堂、圣心教堂和圣雅各伯塔。

Overlook Paris from the tower of Notre-Dame de Paris
从巴黎圣母院的钟楼远眺巴黎全景

这一条连接南北钟楼的走廊上最有名的要算是栏杆转角处的怪兽雕塑。它们栖息于钟楼之上,用最好的视角注视着千年来这座城市的事世变迁。由于早晨逆光的缘故,怪兽在照片里都比较暗,也许在傍晚或阴天的时候才更适合拍照。走廊很窄,上方有钢丝网保护。栏杆上雕刻的花饰、卷叶,以及探出的引水兽处处可见。

Chimera overlooking River Seine, Notre-Dame de Paris
巴黎圣母院钟楼上鸟瞰塞纳河的怪兽雕塑
Overlook Sacré-Cœur with Saint-Jacques Tower in the foreground from Notre-Dame de Paris
遥望巴黎圣母院北面的圣雅各伯塔,和远处蒙马特山上的圣心教堂
Rooftops of Left Bank and Église Saint-Sulpice, from Notre-Dame de Paris
左岸房顶上密布的红色烟囱和圣叙尔比斯教堂

我们在这一层停留了大约半个小时,然后从另一侧沿着南侧钟楼内的螺旋楼梯登上钟楼的最顶层。钟楼呈方形,中间是隆起的尖顶,四周可以供游人远眺。

Overlook River Seine to the east with the spire of Notre-Dame de Paris in the foreground
向西遥望塞纳河的上游,近处是巴黎圣母院的尖塔
Apostles on the spire, Notre-Dame de Paris
巴黎圣母院尖塔底部的十二门徒铜像
Overlook River Seine and La Défense from the top of the bell tower of Notre-Dame de Paris
向东遥望塞纳河的下游,跨越塞纳河的一座座桥梁以及远处的拉德方斯新区

从早晨开始排队到游览完毕,大约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我本来对地标建筑登高兴趣不大,但是有蜿蜒的塞纳河美景,又从不同的视角欣赏巴黎丰富的人文景观,登巴黎圣母院塔顶远眺绝对值得一游。

从巴黎圣母院出来,老婆回旅馆顺路购物,我先在圣母院广场又逗留了一会儿,然后准备去蓬皮杜文化中心那边转一圈。

The rose window of the west façade of Notre-Dame de Paris
巴黎圣母院西立面花窗的圣母雕像
The tympanum of the central portal, the Portal of the Last Judgement, Notre-Dame de Paris
巴黎圣母院西立面的中央拱门,“最后的审判”,上的浮雕

穿过Pont d’Arcole,进入巴黎的第四区。巴黎的右岸一直为政府和贵族所占据。果不其然,过桥后右侧立刻就是巴黎市政厅(Hôtel de Ville)。巴黎市政府从1357年搬到这里,650多年来就再也没挪过地方。继续向北,又是巴黎典型的商业街道。路上行人不少,倒也不算很繁华。再走两个街区,就到了蓬皮杜中心。巴黎市中心的主要景点距离并不远。

Metro sign on Rue du Renard, Paris
大街上的地铁站标志

蓬皮杜中心以暴露在建筑之外的彩色管线闻名。除了现代艺术博物馆,还包括一个图书馆和音乐声学研究中心。其建筑设计颠覆传统,与巴黎古式的风格毫不搭界,兴建初期争议很大。不过这样的例子在巴黎的建筑中并不少见,埃菲尔铁塔和卢浮宫前的金字塔都是明证,而且都已经成为经典。这一次我们没有计划参观现代艺术博物馆,我只是在外面转了一圈,反而觉得紧邻的斯特拉文斯基喷泉(Stravinsky Fountain)更有意思。

Le Centre Pompidou, Paris
蓬皮杜文化中心面向大街的一侧

斯特拉文斯基喷泉是蓬皮杜中心边的一个大水池,其中点缀着十几座色彩鲜艳的雕塑,或旋转或喷水,代表俄罗斯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不同的作品。远处占满整面墙壁的是Jef Aérosol的街画作品,”Chuuuttt”。作者这幅画的意思是希望我们能够花几分钟的时间,透过城市工业的喧嚣,聆听人类自己生活的声音。喷泉后面另一侧是圣梅里教堂(Saint-Merri)。教堂看起来颇为老旧,后来才知道它最近还上了世界文化遗址基金会的濒危建筑名单。教堂外壁在绚丽的喷泉雕塑和诙谐的壁画映衬下显得更为晦暗。

Stravinsky Fountain by Le Centre Pompidou, Paris
斯特拉文斯基喷泉,Jef Aérosol的街画 – “Chuuuttt”,和圣梅里教堂

走出蓬皮杜中心附近的小巷,Boulevard de Sébastopol是穿过巴黎市中心的南北向大路。它的起点是位于塞纳河边的沙特莱广场(Place du Châtelet)。其中央的棕榈喷泉(Fontaine du Palmier)和胜利纪念柱是由拿破仑下令修建,用以昭示他在法国对外战争中的赫赫战功。广场的斜对面是圣雅各伯塔,法国大革命前是周围屠户修建的教堂,在法国大革命中教堂被拆除,只留下雕饰精美的塔楼。

Rue Quincampoix near Le Centre Pompidou, Paris
蓬皮杜中心附近的小巷(Rue Quincampoix)
La Place du Châtelet and La Fontaine du Palmier, Paris
沙特莱广场和棕榈喷泉

与沙特莱广场隔河相望的是位于西岱岛上的巴黎古监狱(Conciergerie),连接两岸的是Pont au Change。早在12世纪,这座桥上就有珠宝商和货币兑换所的商店,桥也因此而得名。Conciergerie中世纪时是法国皇家的城堡,14世纪改用为监狱。作为巴黎最大的监狱,特别是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关押过不少大人物。建筑靠近塞纳河的一侧塔楼上,悬挂着一座金光闪闪、美奂美伦的大钟,这是巴黎最古老的公共时钟。

Paris’s first public clock on Tour de I'horloge, Conciergerie, Paris
巴黎古监狱(Conciergerie)的塔楼(Tour de I’horloge)上悬挂的最古老的公共时钟
Sainte-Chapelle, Paris
金碧辉煌的圣礼拜堂

回到旅馆再出来吃午饭已经是下午两点。我们选了西岱岛上新桥边的一家小餐馆,La Taverne D’Henri IV。他家店面很小,走到门口我还不能确定是这一家。咸肉拼盘看起来很诱人,味道也很好。

La Taverne D'Henri IV, Paris
La Taverne D’Henri IV
La Planche Charcuterie, La Taverne D'Henri IV, Paris
La Planche Charcuterie, La Taverne D’Henri IV

吃过饭的计划是乘BatoBus去埃菲尔铁塔。午饭时喝了点儿酒,在下午和煦的阳光下不禁有些微醺,也没多想就登上了新桥下出发的塞纳河游船。这也让我们有了一次计划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塞纳河之旅。

游船上有广播介绍经过的桥梁和岸边的名胜风景,但是一路并不停船靠岸。从新桥出发,游船先是顺流而下,一直到埃菲尔铁塔,在德比尔哈克姆桥(Pont de Bir-Hakeim)调头。

The Zouave statue at Pont de l'Alma, Paris
阿尔马桥(Pont de l’Alma)墩上的轻步兵(Zouave)雕像
Tourist boats on the Seine River against Musée de l'Orangerie on the Right Bank, Paris
塞纳河边停靠的小型游船,背景是桔子博物馆(Musée de l’Orangerie)

游船随塞纳河上行,到达新桥时,从西岱岛和圣路易岛的左岸一侧继续前行。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塞纳河游船的视频,大多是天气阴霾,甚至淫雨霏霏,可见遇到个好天气并不容易。而我们在巴黎多雨的季节,却有个不可多得的晴天。两岸黃色亮眼的梧桐掩映着乳白色的古老建筑,游人在河边岸旁闲坐,船上船下的人都是无比的惬意。

Musée d'Orsay from the Seine river, Paris
奥赛博物馆(Musée d’Orsay)外的阶梯
Pont des Arts and Pont Neuf, Paris
迎面而来的艺术桥(Pont des Arts)和新桥(Pont Neuf)
The southern side of Île Saint-Louis, Paris
圣路易岛面向左岸的一侧

到达奥斯特里茨桥,游船折返,再从西岱岛和圣路易岛的右岸一侧回到新桥终点。

Dancing on the banks of Port Saint-Bernard, Paris
Port Saint-Bernard码头边跳舞的人群
Notre Dame on Île de la Cité and the eastern end of Île Saint-Louis, Paris
回望巴黎圣母院和圣路易岛的东边的尖角

下了船,转头再去做BatoBus,原来BatoBus的登船地点是在右岸新桥下面的河边。BatoBus成人票一天16欧元,两天18欧元,比我们刚刚乘做的Vedettes du Pont Neuf游船还贵,坐的很满,完全不如地铁划算。如果乘船游览塞纳河是必须的旅游项目,建议乘坐专门的游船,再乘地铁去往各个游览点。

BatoBus的路线和Vedettes du Pont Neuf游船一致,但是全程有八个停靠码头,在埃菲尔铁塔脚下就有一站。时间已是下午五点,天色已暗,但是埃菲尔铁塔周围还是很热闹。

Pont d'Iéna near Eiffel Tower at sunset, Paris
黄昏中连接埃菲尔铁塔和夏乐宫的耶拿桥(Pont d’Iéna)

等待登塔的游人几乎把埃菲尔铁塔正下方的广场挤得满满当当,草坪上也是人满为患,再加上横七竖八的栏杆,我们走出很远也没有找到适合照相的机会。我们走到草坪一侧布尔多奈大道(L’avenue de La Bourdonnais)上的Le Dôme坐下来喝了一点儿咖啡,店员是一如既往的爱搭不理。休息片刻,再走回埃菲尔铁塔,仍然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埃菲尔铁塔登塔的时间一直到午夜,但是九、十点钟就会停止售票。

Under the Eiffel Tower, Paris
从埃菲尔铁塔正下方仰视

我们走过耶拿桥到夏乐宫的一侧,这里是远望埃菲尔铁塔最好的地点。每到整点,埃菲尔铁塔会在黄色灯光的背景下,闪烁起千万盏银白色的小灯,持续几分钟,为这个热闹的景点再增添几分活力。

Eiffel Tower and Pont d'Iéna at night, Paris
耶拿桥和灯光闪烁的埃菲尔铁塔

我们沿着塞纳河走到德比利行人桥(Passerelle Debilly),又回到左岸。前面不远就是地铁C线在阿尔玛桥(Pont de l’Alma)的一站。地面上的站台只是一间小屋子,幸好有人指点,我们买了回程的地铁票。二十分钟时间就在圣米歇尔(Saint-Michel)站下车回到旅馆,每人只要1.7欧元,非常方便。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